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!
中國文化大學研究發展處

Recent

數據載入中...
氣象萬千-佳作

102學年度「發現華岡」徵文比賽

氣象萬千

姓名:徐玲琳   系組︰英國語文學系   獎項︰佳作

時間總在我們以為的漫長里倏忽而過。

      一眨眼,來到華岡已經一月有餘。

    從小生活在小橋流水的煙雨江南,我一直都對山里人家充滿了好奇,常常幻想山上的生活是不是就如煙靄般飄渺,連周遭都透著一絲仙風道骨的味道。抵達台北的那天,當車子在陽明山上蜿蜒前行,我遠遠地就發現照片中的學校建築已然映入眼簾,靜靜的聳立在層巒疊嶂的山頭。哦,原來我要住在山上了。

      在華岡生活以來,發現風景著實迷人。無論晴雨、日夜,總有氣象萬千。

    晴日的天空美的像幅畫,巨大的藍色畫布上點綴著絲絲片片的白,還鍍著一層溫暖的陽光,整個畫面清亮瑩透。雲朵在不遠處的山峰上繚繞,顯的這幅天幕很低很近,近到伸手就可以摸到,或許一不小心,還沒幹的白色油彩就會滴落到頭上。輕巧又淘氣的白雲還常常幽幽飄蕩,像是在風裡蕩鞦韆,又像是在跟山頂的樹玩若即若離的遊戲。雲的邊緣千絲萬縷,讓我想起了兒時記憶里扯棉絮的場景,層層棉絮在老人的手中被扯開,薄如蟬翼,但又絲絲線線粘連著。

    有時正在太陽下走路,忽然發現身上沒有了陽光的溫度和重量,地面上投射出一大塊陰影,抬頭一看,原來有片烏雲飄到了上空。幾分鐘之後,等風把它吹走了,就又是陽光絢爛了。傍晚時分,太陽西沉,殷虹的晚霞撒滿了天空。偶有雲層密佈,堵住了夕陽,只能看見雲的邊緣被鑲上了一圈如燒紅的鐵般金光發亮的邊。但是落日還是會找到一個空擋,像漏斗一樣,把金黃的余暉從這個小洞里洋洋灑灑的漏下來,側耳還可以聽見如同沙漏流瀉時的沙沙聲。

      晴朗還可以讓視線到達很遠的地方。

    一天我在大雅館吃午餐。那是一個週日,顧客寥寥。在等候餐點的間隙,老闆娘與我攀談了幾句。後來我端著餐盤,找了個窗口的位置坐下。老闆娘跟過來,手指向窗外,熱情的介紹說:“妹妹,你知道嗎,那邊就是淡水。下面這條河哦,天氣好的時候,妳可以看到它一直流到那邊,就是台灣海峽哦。”於是,我便常常坐在那排靠窗的座位,遙看淡水河曲折流淌。河岸邊高高低低的建築物,只剩火柴盒大小。前方山巒層疊,但有一闕處,淡水河拐進這個闕處後就再難細看。那應該就是入海口吧。再往西,就是那灣海峽。此時已值季秋,應該是三秋桂子的時節了吧。

    在華岡,一般的天氣預報變得不可依賴,因為即使是晴空萬里,也不意味著沒有雨。太陽雨是太常見的了,明明豔陽高照,可是卻分明有三兩顆的雨滴飄落下來。真是名符其實的「東邊日出西邊雨」。

    每逢下雨,學校就幾乎籠罩在雲霧之中。滿眼望去都是灰白色的霧靄,連不遠處的山林都被包裹的嚴絲合縫,看不大真切了,此時倒有些許海上蓬萊洲的渺遠神秘之感。細密的小雨淅淅瀝瀝,還算溫柔,可是如果驟風夾雜著大雨而來,就要恐怖的多。那時人只能艱難前行,雙手緊緊抓住傘柄,可雨傘還是東飛西蕩。於是讓人不禁懷疑撐雨傘到底是不是好主意,因為除了增大阻力之外,幾乎起不到蔽雨的功用。雨水從各個方向打到身上,褲腳濕了一大片,鞋子里汨汨的滲出水來。耳邊是狂風呼嘯,似乎在為這山雨欲來的場景配立體音效。這裡的雨,少了幾絲江南的婉約,卻多了幾分豪氣和肆意。

       華岡的風,我現在才窺得一二。聽說,冬天還會更大。

     每每走在上課的路上,十之八九有風迎面。女生們被吹的花容失色,髮型全無;男生們或許前一秒還在誇口穿運動短褲完全不冷,此刻也原形畢露,個個雙手抱胸,瑟縮著快步疾行。

    有一天,我剛走出體育館大門,迎頭便是強勁的暮風,人差點跌個踉蹌。於是急忙拉上外套的拉鏈,裹緊身子,低頭探路。旁邊有幾株剛栽不久的小樹,顏色還是青黃的,細長的樹幹一徑向上,粗細才不過玻璃杯大小,頂端還只有兩三片葉子。它們早已被吹彎了腰,上半身傾斜到足有60度,像被抽掉了脊椎似的,在風中來回飄搖。我暗暗替它們擔心,如此細弱的身軀,要如何經受凜冽寒風呢。

    可回頭一想,又頓覺自己杞人憂天。放眼望去,學校里不盡是參天大樹嗎,那一株不是從青蔥小苗開始慢慢長大的呢。且看百花池邊那一株大榕樹吧,主幹粗的兩個人都未必見得能合圍。樹根裸露,像爬在地面上的脈絡,密密麻麻的向外生發開去,連附近石磚間的縫隙都被擠滿了。盤根錯節如虯龍盤臥,透著一股震撼人心的堅毅和蒼勁。

  這樣想來,頗有些「疾風知勁草」的意思。聯想起華岡路兩側的香楠、青楓……品種繁多,參差散落,倒不失野趣。即使不說每一棵都枝繁葉茂,但至少都在倔強而堅強的生長。狂風來襲,縱然枝頭顫抖,樹葉沙沙作響、隨風飄零,但它們仍巋然不動,正應了「任爾東西南北風」。

    月朗星稀,是看夜景的好時機。常聽同學討論夜景的最佳觀賞處,可是我不知道那裡最好,因為我覺得那裡都好。

    在華岡看到的夜景,為“萬家燈火”做了最好的注解。當夜色籠罩腳下的城市,便到了燈光登場的時間。俯瞰山下,滿眼盡是橘黃色的燈光。或溫暖,或冷豔,或曖昧,或妖嬈,或閃爍,或沉靜。燈海沒有盡頭,像火星點點。每一盞燈下,都是一戶人家吧。此刻的燈旁,是不是都有一桌溫熱的晚餐,或是一個輕柔的睡前故事?路燈鏈接起一條長龍,承載著或急或緩的車流,延伸向遠方。車上的人們啊,都是在趕路嗎?是要回家,還是剛要出門?

    浩瀚如斯的燈海,裏面有多少故事,又有多少悲歡離合。我像個觀眾,在欣賞一場靜謐卻磅礴的演出,整座城市就是舞臺,每一個人都是演員。在這樣的燈海里,每個個體的喜怒哀樂,似乎都只是滄海一粟罷了。

    看完夜景,轉身向宿舍走去。秋天的夜已經有些微涼,我搓一搓手臂取暖,卻不小心抖落披了一身的月色清暉。抬頭看一眼今晚的月亮,很圓,很缺,很晴,很陰。月光下依稀可辨幾片雲朵,像一條黑色鏤空的紗巾朦朦朧朧的遮在月亮的頰前。晚風陣陣,紗巾就隨風擺動,把清冷的月亮纏繞的若有似無,撩人的像旗袍的開衩在步伐間時隱時現,那一抹看得到、聽得到、甚至聞得到、但卻觸不到的撩人。

    夜色中的華岡比白天安靜的多,於是球場上的喝彩聲傳來的格外清楚。沿途還常常可以看見一群群同學在空地上圍成一圈唱歌跳舞,似乎是在聯誼,又或是排練。

      夜總是醉人。在這樣的夜里,三杯兩盞皓潔月光,就著歌聲,一飲而盡。

      氣象萬千,萬千氣象。

    華岡,幸會。

瀏覽數  
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
請輸入此驗證碼
Voice Play
更換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