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!
中國文化大學研究發展處

Recent

數據載入中...
華岡走進了我眼中-首獎

102學年度「發現華岡」徵文比賽

華岡走進了我眼中

姓名:黃慶海   系組︰中國文學系中國文學組   獎項︰首獎

霧裡看花,恍似層層薄紗繡上了花,縱使看不真切,獨秀枝頭的那份嬌與媚,依舊在迷濛之中,偷把巧兮倩兮的花樣與暗香,幽幽地放送了出來,直教人目追心隨久久,也不膩眼,而我印象中的華岡,便有這般天生的麗質。

    得天獨厚的地利之便,致使華岡視野大無限地開,每每俯瞰大台北盆地,總有鼎鼎大名的水路──淡水河,從向天爭地的寸土寸金中,撥出一條更寬更廣的蜿蜒大道來,且率溪川澗水之匯,浩浩蕩蕩地去追一個不吐不快的出海口,曳為粼光閃閃的柔波,則化作陣陣清涼,逆向山上流,流入每一雙雙登高眺望的無盡遐想裡,而放眼肇造於精耕細作的現代化陸地,除了棟棟拔地直起的集約式大廈,更有那聚焦的101高樓,傲立於萬家燈海,層層疊疊如堆千萬集體的仰望與讚嘆,起而上穿雲霄,直達於天聽,任這城市的精彩,令人目不暇給,也不免遭其獨領風騷的姿態,強行奪去了風采。

    與遙相呼應的101比海拔之高,「美哉中華,鳳鳴高岡」的華岡,一點也不遑多讓,盡攬盆底好風光,卻不取囂鬧,如此離塵不離城的距離感,恰如其份地拉出了它,遺世而獨立的美,但其引人入勝之處,可不單單僅止於遠觀,近在眼前的華岡,可見坡脊相間的各式中國風瓦頂,亮相於輝煌天光之中,更顯神采奕奕,沿壁階階挑高的斗拱,則象徵性地頂住出坡起翹的簷尾,如隸書之波磔,把向天飛揚的曲線,勾勒得極有靈性,繼而再以「器」之大成般的主體形象,終於轟地落定為沉穩莊重的樓館,且拜林間濕氣之重,常有不期而至的山嵐,時而浪過比鄰而居的紗帽山,雲繚為一座浮島,偶爾淹過巍峨校舍,霧繞為重重加密的白茫茫一片,不時出沒的七彩虹橋,也常錦上添花,緩住幾張匆促擦過的表情,而在煙雲裊裊,半昧不明之際,層層漸出的屋宇,總讓我感其內涵之深,彷彿身染千年經典的大哲人,栩栩如臨於眼前,別有一番耐人尋味的神韻,想必當初那策動復古的先人,萬萬也沒料到年淹代遠以後,水氣氤氳的山城,仍藉著這昂藏傳統精神的魁梧之軀,無聲地渲染後來之人。

華岡景色之濃妝淡抹總相宜,夙負盛名已久,而它的人文,作育英才之用心,從自身國、高中時期,受教於為數不少的華岡人師長,即可略窺一二,亦也循著師長口述華岡生活的種種,在腦海裡描摹了揣想中的它,還有那麼一些些的嚮往,但怎知這不經意的一念嚮往,後來竟成讖了,初來乍到的新鮮人,懷著一探究竟的心,首先親近了它的美,果真名不虛傳,尤其在夜幕低垂時,猶如一盞高懸的明燈,不與熠熠的星光爭那一點輝,不盼那燒成火海的不夜城,起怎樣的施捨之心,也不隨暗滅的森黑峰巒,鎖進天機之中,它總是醒著,內斂曖曖光芒,靜定地佇在天地之間,似乎只教懂得的人,見真章,如此光景,隱隱將我牽進余光中的〈守夜人〉之中,他這麼說:「五千年的這一頭還亮著一盞燈,……,一盞燈,推得開幾尺的渾沌,……,守夜人守最後一盞燈,只為撐一幢傾斜的巨影」,挺著一枝「男得陽剛的筆」為劍為矛的詩人,至今仍在燈下,將回春的謬思,付予巧腕去敲開那四圍方正的空城,下放一字一句,去疊磚砌壁為一紙牆,來守他的理想──濃縮於筆尖的五千年,而看在我眼中的華岡形象,亦如那一盞燈,那一幢巨影,與燈相對的,是日夜薰習其中的我,是守著夜色的華岡人,是否也正秉持華岡心傳,護衛著博大精深的大中華文化。

瀏覽數  
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
請輸入此驗證碼
Voice Play
更換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