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!
中國文化大學研究發展處

Recent

數據載入中...
紗帽山前

虹橋

那真是很獨特的:紗帽山前,常常不霽而虹。而且那種多彩的拱形橋並不一定懸在天際,有時就在山腰上畫一個綺麗的弧形,久久不散,好像你一攀登那座青翠的山也就能跨上那座豔明的橋。

有時,我漫步在紗帽山前,偶一仰首,竟然有那麼一個玲瓏的半圓橫在望中。凝視著那種奇妙的圖案,你一定會說是仙女在跳彩帶舞,你或是會說天神在築構行空的複道,你也會說是織女在製造錦繡綾羅。而我,我說那是你為我築構的七色橋,以你有長長的智慧線的雙手。顏彩繽紛中,我正起步,作一次無止境的心靈旅程。

乳白色的面紗

是雲?是烟?抑是霧?就那樣自紗帽山前的谷底升起,白白的,輕盈盈的,氤氳繚繞,像一襲乳白色的面紗。一霎時,整個的紗帽山就被淹沒在一片乳白色的渾沌中。然後,那一片乳白色繼續擴漾、瀰漫,把整個的華岡做成一個半透明的世界。隱沒了玲瓏的樓閣;消失了遠近的花花樹樹。一切都變得隱約、朦朧、若實若幻,像一幅宋朝水墨畫般淡遠,像一首象徵派詩歌的神秘性。神秘總是富於吸引,那幾乎是不待證明的原理,於是我聯想到你,自然而然地。你就是那種霧裡的人,不容捕捉,莫則高深,神秘而富於吸引,不可抗拒地。

雨非雨

一定是菲諾私奔了,一定是宙斯從而長噓痛哭了,十多天以來,總是一院子的濠雨,一院子的長風。雨是一條垂直的河,自天上流瀉而來,澎湃浩蕩。風是一個隱形的巨人,猛搖著室內的門窗,室外的花樹。十多天了,一直是風滿樓,雨滿樓;十多天了!

而今天,只不時有一陣旋風吹過,但立刻就平息了。霪雨也已消聲歛跡,繼之以那種專屬這山中的雨非雨,那是一種最小最小的水珠,是雨又非雨,似霧又非霧。淋不透衣裙但會沾濕你的頭髮,也怪惱人的。面對著那種雨非雨,我仍然有一股不可抗拒的意欲─去尋找你,在雨非雨中。於是,我又走上了紗帽山前那一條路,今天它好慘淡,在陰霾的覆蓋下伸展。而我驚訝於自己的勇猛,居然會在一山的迷濛中徘徊。但是我立刻想起了波德萊爾的美的禮讚,他不是曾經說過:美使英雄變得怯懦,使孩子變得英勇?

是的,美能左右一切,操縱一切。假若人們以至美作為追尋的指標,雨非雨豈是一種屏障?

瀏覽數  
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
請輸入此驗證碼
Voice Play
更換驗證碼